C'est la Vie – comme ci comme ça

November 28, 2008

转载一篇时评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itzws @ 12:17 PM

转载一篇时评,本人观点与其苟同:当听说拉动内需又要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时,就让人感觉兴趣索然了。

加拿大《环球邮报》11月26日文章,原题:国民需求建立远高于钢筋混凝土

当我们咀嚼中国前不久出台的经济刺激计划时,总想知道为什么北京每次选择基础设施、建筑以及大型项目开发,来刺激其经济增长?

最近访问巴西时,当出租司机抱怨圣保罗颠簸的街道和高速公路时,我说:“石油和土矿石价格居高不下已令巴西经济繁荣……为什么巴西没有把钱花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出租司机回答:“巴西经济一直不错,但每当我们政府有了余钱,就退税及补贴于民,而不是修路。”我问:“如果你握有可归支配的180亿美元。你是更愿意把这笔钱花在修建公路上,还是分配给巴西民众每人100美元?”“我猜,我会为了赢得更多选票将钱分给民众。”

这或许部分解释了为何巴西、印度等国基础设施要比中国差。不同于巴西,中国的经济计划对基础设施的强调要多于对社会福利的关注。2007年,中国在健康医疗、失业保障等方面的花费占中国GDP的2.4%。比较而言,巴西仅在健康医疗领域的投入就占据了GDP的4.7%。此外,中国在教育上的投入占GDP的3%,而巴西是5.4%。

中国经济向本土内需转变需要根本性变革。若没结构性改革或可返还于民的财政盈余,政府投资可在短期内刺激经济增长,却无法改变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模式。如此,在新经济刺激计划之后,中国仍会依重出口、投资实现其经济增长。

在过去的30年,中国集中财力已令其经济保持良好势头,也实践着“集中资源办大事”的国家建设政策。然而,今日中国有了像模像样的基础设施,给人印象深刻的建筑和工业基础,却缺少有效的推动本土消费的内在动力。要纠正这一点,中国需要在未来提高民众财务安全感并将居民消费增长与GDP增长保持一致。因为,国民需求的建立远高于钢筋混凝土。(张大卫译)

November 13, 2008

年轻时代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itzws @ 10:07 AM

The happy time during my young age. These two photoes are really precious!!!

引自Dr. Shuang HOU的Blog: 

Change in the faces

The left one was taken in Beiing at Oct. 17, 2008, the right one was in Harbin at September, 2002 when we were Ph. D Candidates. At that time we were roommates in HIT. Now I’m working in Dalian Uinversity of Technology, Wensong is in Hari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Jianyong is in Road research institute in Beijing. Can you read the changes in the faces of us?

IMG_1435 P1010012

Me, Jianyong Song, Wensong Zhou for the left one

November 12, 2008

你的生日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itzws @ 2:31 PM

你的生日让我想起,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他流浪在街头;
我以为他要乞求什么,他却总是摇摇头;
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却没人祝他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握着我的手,跟我一起唱这首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别在意生日怎么过。

这个朋友早已不知下落,眼前的我有一点失落;
这世界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人却得到太多。
所以我最亲爱的朋友,请你珍惜你的拥有;
虽然是一首生日才唱的歌,愿永远陪伴你左右!

November 11, 2008

宗教与信仰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itzws @ 12:01 PM
今天想到一句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句话源于佛教,是佛家劝人改过向善的常用语。其中“苦海”比喻众生受种种痛苦,犹如溺于无边大海之中一样。回头,表示醒悟、悔改。佛法认为,众生的作恶和习气使自己受到道德等的惩罚,即产生恶报,使得自己感到很痛苦。作恶之人,一旦悔悟并努力向善,那么就能获得新生。但是我们常用这句话,一般只取其中一层意思,即不涉及善报恶报,只是说,现代社会的人在生活和工作中,要善于看清形势辨别是非好坏,对于生活和工作中的问题及时发现纠正,那么就是“回头是岸”了。
 
宗教与信仰的的确确是人类真正的精神家园,从中你可以发现无数的哲理与智慧,不信你可以翻翻圣经与佛法,那里的每一句话言简意赅但充满着生活与人生的智慧。怪不得有时候越是经历越多的人,越容易选择皈依宗教。受无神论教育的我们极少数人会信教。但是,实际上我们也同时抛弃了或者说无缘去领悟宗教中最有价值的智慧和哲学的那一部分。很多时候很多人往往说中国人没有信仰,的的确确,我们没有较系统的信仰,残存的佛教与道教只是时有时无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但是当我们精神上无助的时候,往往感觉无处可依,精神没有寄托;而坚定的信仰往往给人以更多的智慧与力量,或让你斗志昂扬,或让你心安气定,或让你果断决策……是佛祖、菩萨、上帝给予你的这些吗?对于信教的人会认为是的;对于不信教的人,他可能明白,实际上是前人的智慧来启迪了他,让他在内心世界中重新发现了自己。
 
曾记得有人认为,现代的科学成果和科技工具理性主义能解决人生的一切问题。但我觉得人类生活中更高层次的精神、感情和心灵方面的问题,不是上述手段可以解决的。精神生活,是人类特有的,宗教与信仰,是人类在精神领域最伟大的创造。我们可以不相信上帝与神,但是我们的确需要信仰来支撑我们,指引我们:因为人心实际上是最脆弱的,尤其是在最无助的时候。
 
 

November 3, 2008

人与结构何其相似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itzws @ 6:29 AM
最近和朋友聊天,聊到人承受压力的能力,联想到最近高强度的工作,不禁想到,从承受荷载,承担压力的角度来看,人与结构何其相似。
 
首先是疲劳荷载,很多结构承受的荷载的幅值并不大,但其在疲劳荷载多次往复作用下却也发生了破坏,在高幅应力下,循环的次数很低。其极限状态就是:在极限荷载下只循环不到一次;而在低幅应力下循环的次数就很多,甚至在特定幅值之下永远也不发生破坏。
 
人与其相似之处也在于此:我们的身体往往不是一次两次超高强度的工作累坏的:我们都有经历,连续熬一两个通宵基本上都还能吃得消。但是如果长期的中高强度的工作,恐怕再好的身体也承受不了,身体过度劳累,甚至早早垮掉 —— 这就是疲劳荷载作用下,人体“结构”的破坏。所以说,疲劳荷载不可避免,但是尽量低强度,多休息!前一段时间,一位澳大利亚的朋友和我说:人的工作是不可能做完的,永远有工作在等你,问题是你要自己知道找时间去休息。
 
由此又想到人工作时,不要总是接近于承载力极限状态,而最好是在正常使用状态之下工作。平时多将自己身上的永久荷载减少一些;这个恐怕与人所从事的职业有关,有些人的确是,永久荷载跟了一辈子,不是很轻易就能改变的,所以又称之为恒载;其次,可变荷载能推掉就推掉,与自己无关的事情能拒绝就拒绝,有时间多休息休息!偶然荷载虽然很少,但是一生中有几次,避不开也没有办法。总之,尽量争取服役期限长一些!此外,结构的损伤、安全、健康、修复、耐久性、全寿命等等,人体的状态都有与其相通之处 —— 这也不奇怪,因为这些词原本都是用来形容人本身的。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