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 comme ci comme ça

November 24, 2011

读报有感

Filed under: Daliy life — hitzws @ 3:12 PM

近日读到一篇报到,略有感触。
一位大学老校长眼中的教授贫富
http://zqb.cyol.com/html/2011-11/23/nw.D110000zgqnb_20111123_1-03.htm

二十及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处在一个特殊的时代,政治上在摸着石头过河,经济上在改革开放转型,整个国家处于一个发展中的阶段,涉及国家政治经济各个领域各个方面的制度都在建设与完善之中。当不完善的制度与不受约束的权力相遇时,在极大追求个人利益的人的本性的驱使下,其结果可想而知。高等学校在中国的地位即特殊又普通,特殊之处在于高等教育、学术和科研按必须其科学的规律发展才能迈向优秀与一流,普通之处在于它是中国社会整体中的一个细胞或器官,它与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可能脱离社会而独立存在。作为高校中的人,无论是行政工作者还是教育工作者,他们也是这个社会中的一分子,他们的做事行为标准与常人无异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高校中存在的种种不良现象,如官僚、走关系、贫富分化等等与社会并无二致。

《一位大学老校长眼中的教授贫富》是一篇很肤浅的文章,一来将当今的社会与五六十年代相比较,沉浸于过去的状态无意义也无助于解决问题;二来脱离了社会来谈论高校,无任何意义;三来没有讨论到本质问题,只是陈述了表面的现象,亦无任何意义。

人追逐利益的天性无法改变,这种天性犹如流水一般,没有好的制度约束与导引,靠道德和尚不完善的法律去规矩,结果便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邓小平说过,“没有好的制度,好人也会做坏事;有了好的制度,坏人也难做坏事”。好人不如好制度,但是作为制度的制定者、管理者和判决者他们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因此,任何质疑高校中的大部分群体、被管理者、普通的教授与工作人员,从社会的角度、从人性的角度、从制度的角度来说都毫无意义。朱清时教授要办一所去行政化的高校,寄希望于改变高校中的某些现状,这种做法无疑有助于解决目前高校中存在的问题,但是一所去行政化的高校仍然存在于一个不仅仅是行政化而且更是意识形态主导的社会中,它能独善其身地存在多久?

一开始,我很有兴致地想参与问题的讨论,但是写到这里突然没了兴致,一来文笔见识所限,二来仿佛已经预料到了最终的结果:掌握权力与行政资源的既得利益者依旧难以撼动;本质上已经成为商人的富教授们依然有其致富的门路;真正的做科研的教授们并无太多的话语权;缺课题,少项目,专心于教学的部分老教授和年轻教师或许有些表面上的改善;一部分准备捞点灰色收入的中间层被改革所殃及。

总的来说,我们的报到很难触及事物的本质,很多东西我们很难去追究到根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